新闻中心

你一个女孩子能养活自己就行了……于是爸爸让我学了医!

  高中繁重的学习压力,让我的脑袋里填满了语数外、物化生,忘记了拿出一小部分的时间研究一下,究竟自己未来想做什么,所以在高考终于结束之后,把志愿填报问题全权交给了老爸,以至于爸爸在帮我选择报考学校和专业的几天里,天天抓耳挠腮、长吁短叹,嘀咕着“你要是多考几分就好了”、“这里离家太远了,不行不行”、“这个专业太累,又受气”…….

  最后,本着“你一个女孩子,养活好自己就行了,不要那么累”的原则,最终敲定了以本省名称开头的某某医科大学,然后是某某大学、某某工业大学、某某农业大学,其实我私下认为我爸选择学校的技术难度忒低了,他就是怕我跑远了,不好往回找。

  但是我就很轻松了,不过是高中生到医学生的转换,考试试卷从语数外、理化生,变成了生理化、内外妇儿……嘛,压力不大。

  进入了大学校园后,直到穿上了白大衣站在了解剖实验室里,看着整整齐齐排列的人体标本,我在福尔马林的刺激性气味中从恍惚中清醒过来——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啊,现在我眼里流的泪,都是当年报考志愿时进我爸脑子里的水啊!到现在我都很难理解,为什么老爸会本着“不那么累”的原则,第一志愿给我填了医科大学?好在我是一个做一行、爱一行的人,最重要的是我没有时光机,所以在很快认清了现实之后,便安心地做起了我的医学生,毕竟未来还很远。

  可是未来再远,也总有到达的一天。五年的医学生时光很快过去了,考上了研究生之后,我成了千千万万的住院医师之中的一员。

  刚上临床时,内心是有一些小抗拒的,总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完成从医学生到医生的角色转换,毕竟这两个角色之间仅仅隔了一个暑假。

  而身为医生的我,每天想着的是如何不辜负病人的期望、承担了老师的信任,我害怕我的经验不足、专业不够耽误了患者的健康,甚至是生命,谁能轻易地肩负得起别人生命的重量?

  在内科病房的轮转是最紧张、压力最大的时候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足球,从这个科室踢到那个科室,从这个病人面前踢到那个病人面前,我尽量在病人的面前表现得游刃有余,让周围的人觉得我是圆满的,是个滚动起来很顺利的球。有时候我自己也这么认为,可是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,我这个皮球,内心里是多么的空虚,在滚动的过程中,哪怕是一个小石子,都会让我惊慌失色、忐忑不安,我害怕自己会走错方向,耽误了病人。

  我羡慕我的老师们,我觉得他们就像是实心的铁球,他们被专业知识、丰富的经验填满,面对各种突发情况,他们能面不改色地碾压过去,波澜不惊。

  我知道,随着岁月的磨炼和积累,最终有一天,我也会变成像老师们一样,所以我不害怕我现在的空虚。

  我诚挚向老师请教,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,我希望能学到在学校里、在书本上没有接触到的、学习不到的知识,我不想因为我自己的不足,让我的病人去承受代价。

  我耐心地去面对每一个病人,我希望他们不会因为我的年轻而感到不安,也希望不让自己被病人看轻而害怕面对他们。

  我很珍惜这种忐忑的状态,我想这是一个年轻的医生该有的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,但是我更想有一种更轻松的心态去面对我的工作,从而远离忐忑对我的桎梏,而达到这个目的的唯一方法,就是我自身的充实。

  幸运的是,我遇到的带教老师们都很负责、热心,对我很好。老师们手把手地教我写病历、开医嘱,教我各种常见疾病的诊疗技巧,教我学习如何观测病情的变化以及应对、处理手段,教我临床常规操作,教我如何与病人沟通……

  每到一个新的科室,我自己单独值班的时候,总会有老师叮嘱我,几床病人病情比较重,应该注意多关注,他们可能会出现什么病情变化,应该如何处理,最后总会说上一句,不怕,有什么事处理不了就给我打电话。每到一个科室,我收获到的不仅仅是知识和经验,还有满满的鼓励和感动。

  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逐渐地适应了这种紧张和高压。回想起自己刚刚进入临床的时候,真的是菜鸟级别的。

  正式轮转的第二个科室是消化科监护室,由于医嘱很复杂、项目很多,每天早上仅仅只是开医嘱这项工作,就得需要1个多小时,但仍然避免不了主班护士小姐姐每天早上例行的一句:“大夫,你医嘱又开错啦。”

  主治医生大大检查病历时,是一字一句地改,标点符号都不放过,然后我就拿着我的小本本,坐在老师旁边电脑前一字一句地记,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。当然,相对于老师检查病历和开医嘱。

  最惊悚的还是值夜班,记得第一次单独值夜班时,睡在值班室的床上时还做了个噩梦,梦见有病人不舒服而我却不知如何处理。还害怕值夜班后的早交班,那阵仗,医生和护士老师们坐满满一屋,都盯着听你的交班,还不方便偷看小纸条,真怕卡壳了,大家相互盯着看多尴尬啊。

  也有遇到过一些奇葩的老师,例如会在早上交班的时候,批评你为什么不在群里对他的演讲发表吹捧式的评论;在你下班之后批评你今天穿的外套不够稳重;会嫌弃你的黑框眼镜显示不出青春的风采,嫌弃你的红色运动鞋和科室严肃的氛围不融洽……

  这样紧绷、充实的状态,一直持续到轮转出内科系统后,一边跟老师出门诊学习,一边也要着手开展课题的研究和论文的撰写。生活仍然很忙碌,但我却不需要再单独、直接地面对病人,压力小了很多,仿佛回到了医学生的时候,只不过教室从学校转到了医院,但是遇到的很多优秀的老师让我知道,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。这种轻松的状态,让我静下心来审视我的过去和未来,过去我迷迷糊糊地就踏上了医学这条不归路,未来我想要清清楚楚地走好这条路上的每一步。

  回想起老爸当时给我报考医学专业时说的那句话:“你一个女孩子,学什么医?养活好自己就行了,不要那么累。”

  这是一个实习生的学医经历,看似很轻松快乐,但是其中的心酸坎坷我想每一名医生都会深有体会。

  如果您是一位带教老师,请您对您的实习同学好一点,可以严厉,但最好“客气”一点,因为您的一句话,一个举动可能会影响他以后的职医生涯。尊重他们,传授知识的同时应该告诉他们如何做一名有“德行”的医生。

  如果,您是一名患者,请对实习医生宽容一点,您的一句鼓励是坚定他努力做好一名大夫的信心。没有谁是天生就会的,都是在自己的不断努力学习中,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而逐渐成熟的。

  如果,你是一名实习医生,如果,你想以后从事医生这个职业,那么请你尊重这个职业,以后你将担负着挽救生命、解除疾病的职责。现在有带教老师在背后指出你的错误与不足,在当你真正自己面对患者而不知所措的时候,不要再悔恨为什么当初没有好好实习。你要不要做一个让你带教老师忘不掉的学生,一切都要看自己的努力。

  同时也致自己,医学无止境,继续努力学习,对病人好一点,认真一点,耐心一点。当患者把自己的隐私暴露在我们面前,讲出自己的难言之隐,当他赤裸裸地躺在手术台上、把生命交给我们的时候,那是一种何等的信任!

      申博,申博平台,申博官网




网站地图